翹各半堂課聽馬世芳演講。
我只有一個問題想問。
但是又怕得到"嗄"的回應所以算了。

藍念初:咳咳,今天的主題是聲音,聽了你帶來的歌曲,還有你。
馬世芳:...
藍念初:我只是在想,不知道你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說話的,從有印象以來就是這樣了呢?還是?
...
一個聲音,
和時代背景和思想有很大的關係,
我知道我知道。

所以我才想問。

怎樣呢,那樣溫柔又滔滔不絕的說話。(我想到素昧平生學長。)
今天螢光綠二人組還有布蘭達都有出現。
小葉和民謠團那個啦我去喝酒的學長一起坐在後面。

我和心鈴學姊一起到,她民歌賽拿創作第二喔。(第一是布蘭達。)
我一直很吵。
還踢到前面一個正妹的椅背,她回過頭來瞪我的樣子一點也不正。

反正就是,
我很高興一些作歌的人會來聽,那就好像畫畫的人還是要上藝術史。
哪怕滿腦子只想抵抗模仿的可能性也不衝突。

哪怕覺得很無聊也不衝突。
馬世芳說了一句話我很想哭,他回答問題說:
其實不會,我這樣不算老,如果這樣說,那喜歡布拉姆斯和莫札特的人不是有更老的靈魂了嗎?
他一講布拉姆斯我就被打到。

會隨便就舉布拉姆斯作例子的人,唉。
反正他就是那種溫柔又滔滔不絕的氣質。
原來真的可以一輩子這樣的。

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nezi 的頭像
finezi

finezi的部落格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