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人說著說著要我們試圖從文本裡挖出最深最黑暗最感動最不可思議的點。
說是只有這樣,我們才真正的深入人類。

如果,這是人類。
不對。
我認為不對。
我認為這樣我們深入的只是詩人。

我們之中多少我們,活在失去活在最深最黑暗最無以名狀的點。
而我們甚至不說出來。

我們說不出來。

那麼,那些已經被表述出來的。
還有那群人要我們看到的。

到底他媽的算什麼。

他們懂什麼失去。
他們懂什麼痛苦。

這些什麼也不說的人,是真真切切的活在裡面哪。
就是因為說不出才活在裡面。

負責把那些活成真實的人,和寫下來的詩人,是兩種人。
那群人懂不懂,我們要關心的根本不是詩人。
我們要因為作品而有情感連結的,是把痛苦活成真實的那些人。

詩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痛苦的人被指出自己的痛苦之後,還是沒有人分享。

詩人不是知音。
那群人離痛苦的人就更遙遠。

然後我們...
我告訴你我認為這一切全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nezi 的頭像
finezi

finezi的部落格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