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真正美麗的,現在都真正美麗了。
我一直在想,我們終於是都變得美了。

昨天我畫油畫,發現它是很不過癮的一種創作方式。
比如吸血鬼,只能吸心跳停止前的血,所以會很不過癮那樣...止所不當止。

我媽說是畫布太小了,問我為什麼不畫大畫,
我嗆她說,她自己很久沒有創作,新畫的那張樹林水彩很明顯的退步了。
像我這麼要面子的獅子座,
不會允許在失敗的機率不在自己掌控中的階段就貿然嘗試。

我不經意的經過,
一個沒有意識到是以自然的方式相處著的人的網誌,
聽他在裡面放的歌,寫的字。
就一點點,很精緻的。

然後看到堯首頁的新照片,覺得好美。
回想到那天在麥當勞遇到P,也突然間覺得她好美。

反正是一種飄散在空氣中的轉變。
像有顏色的染料,聞過會把看不見的東西都染上一層美好的色彩。
文字也停了,
呼吸繼續,然後我不知道為什麼明知道這樣的敘述是徒勞無功的我就是想試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nezi 的頭像
finezi

finezi的部落格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