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妳從外面回家。
小心翼翼把路徑藏好,把看似大門,其實只是障眼法的東西打開又關上。
把真正的門反覆檢查,一道一道,仔細鎖上。
把重重的箱子搬去擋好,把鑰匙藏在自己每天都幾乎會忘記的地方,然後妳吁了一口氣。
妳鬆懈了身體,妳轉身,妳看見他在那裡。

在妳後面,現在在妳前面。
悠閒的看妳放在桌上的書。

妳在書上畫重點,那行紅色的:因為寂寞,所以風把沙漠藏在陰影變化之下...
他說:<凌晨兩點四十五分的一包泡菜>?呵...
妳超越了驚慌,妳平靜的說:你怎麼進來的?
他說:我是魔術師,魔術師的秘密,是要帶進棺材裡的。
他微笑,然後坐下。
妳說:嗯,不重要。現在你可以走了。
他說:我不走了,我決定要在這裡陪妳。就是這樣,晚安。

這個世界上有沒有魔法,也許沒有,但是似乎是有一些咒語的,一些真正的咒語。
比如說:我決定要在這裡陪你。
妳不理他,妳開始處理妳自己,然後妳就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妳醒來,什麼也沒想起,妳走到客廳,看見沙發空空的。
妳還是什麼想法也沒有,然後,他從廚房過來,帶著早餐。
剛做好的。
妳沒有說話,也沒有表示要說話,妳對於早餐完全沒有表示好奇。但是他說。
他說:魔術師的秘密,是要帶進棺材裡的。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妳笑點很低就笑了。

之後他就沒有走,為什麼他沒有走,是一個秘密。
逃脫術雖然只是一個魔術,但是需要真正的實力才有辦法處理。

(看了喜福會,是個中國女性電影。)
(我們的故事,和,金髮啦啦隊隊長的故事,的確是大不相同的,不需要我這樣說明。)
(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好像一直都是這樣也說不定,我了解婆婆媽媽的價值。)
(然後再看我剛剛寫的故事,輕的我很想放在陽台讓颱風把它幹走。)
(這就是,盡量不要中斷思緒分心的好例子。)

(頭好痛啊。)

(在回味我和溫蒂的電話。)

(她說她認為因為需要陪伴的在一起,沒有辦法持久。)
(我告訴她那是因為她和我和假面大頭王不一樣,)
(那是,完全不一樣的心靈構造。)
(我們不是等待救援的公主,是沒有主人要的寵物型妖怪。)
(醜醜的,綠綠的,黏黏的。)
(然後蹲著跟自己玩。)
(白天變成人。)
(對,我現在在抄襲夢工廠,怎樣,咬我啊。)
(這樣過大約兩三百年或更久,都忘了是寵物型的設定。)
(忽然有人來認領。)
(不管你暸不暸狀況,你要回家了。)
(最好乖乖的,不要咬人。)
(有些爸爸媽媽看見寵物很危險,會把你強制送回。)
(以上是一點點溫馨小叮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nezi 的頭像
finezi

finezi的部落格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