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跑一萬公尺的過程中,
會經歷幾個階段,
我還滿想知道一下這件事。

不過我還是只會走路而已,跑步的部份大概只跑了五六圈,吧。
最後因為相當確實所以汗流浹背的ommo和把胸罩拿在手上的我經過男生宿舍的門口。

我說:拿著胸罩走過門口而且還遠遠看到有人的感覺亂尷尬一把的。
她說:他們絕對不會想到那是胸罩的,大概會以為是塑膠袋。

寫完"這是一個死亡的季節..."
之後上過廁所,
我的句子一直卡在"這是一個被消音的季節,"
然後就下不去。
這裡正在一陣一陣的下小雨,所有的蝸牛正在如火如荼的交配。
牠們流出黏液,皺在一起的身體,
看起來就很柔軟,單身或是懷孕的那些,則是爬滿了整面牆。
走回宿舍的路上想起曾經有個人跟我說了滿路上都是小小的蝸牛被喀拉喀啦踩碎的聲音的故事,
過了好幾秒才想到是P說的。

啊...
好,我知道了。

"這是一個被消音的季節,"
"所有的愛情在路邊無聲的交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nezi 的頭像
finezi

finezi的部落格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