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她去換髮型。
我用她的杯子吃水餃和吐司。
然後打電話說:
吐司還要再來一條。

我真不懂美術系的人桌子上為什麼會有德勒茲論文學之類的這種書。
啊想我的宿舍桌上就是一些美術相關的書。
反正現在櫃子上的書我全都很中意。
然後窩在這裡成為一種障礙性的寵物,我很哇啦啦。
反正就是在這裏一句話也不說的光以存在本身在煩她。

我想起清大的學姊。
不過她很強,
她是唯一一個我坐在旁邊干擾磁場也不會覺得有差的人。
所以如果可以我想成為她研究室裡的一隻貓。
每天看她寫論文。
然後在後面的小桌子上舔自己。
偶爾晃到樓下,在人文科學院的圖書館裡閒晃。

我整個已經太愛閒晃了。

早上很佔空間的起床之後,
我看著她收拾東西。
不知道為什麼收拾東西的人特別有魅力。
我媽收拾東西我就覺得很有壓力,
因為不可以在旁邊只是看。
但是在我現在的寄人蘺下,就是應該不要動作,也不可以試圖幫忙。
所以我就很認真的看她,
走來走去。
好像在重組整個生態系。
最後所有的生物都找到適合自己的溼地安心的產卵。
安心的交配。
一切都很完美。
是完美和諧得亂七八糟,絕對不是整齊。

唉我就是太大隻
了,拿來當家具放著總是不怎麼與週遭融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nezi 的頭像
finezi

finezi的部落格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