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贛(路邊野餐導演)

如果老歪知道那該多好!我被這句話打動,想要紀念老歪和陳升的過往青春,於是開始寫一個殺人的故事。但你會想安撫它,我想佛經應該可以安慰老歪,於是取名《金剛經》,是獻給老歪的。拍《路邊野餐》時,我重看了這本佛經,發現很多困惑,例如過去、現在、未來,拍電影的當下我覺得我是懂的,包括他過去與人的交往,看完之後我就覺得不懂了。

……《潛行者》我只看了幾分鐘就覺得很難看,想批評一下這部電影,但要批評得看完才行,我就每天堅持看五分、十分鐘,堅持了很久的時間。看完後,我去食堂吃飯,順便想想怎麼批評這部電影。吃飯時,我才發現電影裡頭有著龐大的、無法理解的美學,我的電影觀就這樣被顛覆了。我把塔可夫斯基所有的電影找來看,也開始自己的創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nezi 的頭像
finezi

finezi的部落格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