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透過窗子,沿著角度,一點一點的滑進廚房。
一種看不見的溫度,溫溫的,晒在她手上剛削好的蘋果上。
一個小女孩在她身後的大餐桌旁邊,坐著不成比例的大椅子。
她晃著小腳,嘟著嘴吸著瓶裝的柳橙汁。

“啊….太陽公公下山了。”
小女孩的眼中望過去,是她鑲了毛毛金邊的背影。
她微笑,側過半邊臉,陽光趁機穿過,扎在小女孩的眼裡,小女孩皺起臉。
“媽咪什麼時候回來?”小女孩蘇蘇蘇的吸著果汁。
她看了看牆上的鐘,微笑,”快了吧,今天是星期五喔。”
她把蘋果給小女孩。”諾,好了。”

“謝謝馬麻。”
她笑著,伸手剝桌上的豆芽菜。
“馬麻,為什麼妳跟媽咪都是女生?”
“嗯?”
“我們老師說,一個人會有一個把拔,一個馬麻,為什麼我有兩個馬麻呢?妳跟媽咪誰是我的把拔呢?”
“我是女生,媽咪也是女生,我們當然都不會是妳的把拔囉。”
“那為什麼妳們都是女生。”
“就像馬麻跟妳也都是女生啊,沒有為什麼啊。”
“這樣不會很奇怪嗎?”
“不會啊。傻孩子,家庭的定義啊,就是一些相愛的人住在一起,一起生活,這樣知道了嗎?”
“喔,相愛的人,在一起,就是一家人了。”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