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她了解,但說真的我也不確定。
不過那也沒有關係,大不了覺得尷尬我們有一個地球的距離可以遠去。

最重要的是,如果打算遠去,
根本不需要那麼遠。

被誤會的可能性一直都是充斥在空氣中的。
所以口罩也沒有用,不如釋放自己的喉嚨。

(最近喉嚨痛。)

對她而言,看我會離我越來越遠。
對她而言卻不會。


知道差別是什麼嗎?
因為我們應該要用真實的語言去認識。

是真的,那就是我們。

(如果妳想和我,成為像那天妳沒說完的那樣的話。)
(那這樣真的是比較好的方式。)
(當然妳沒說完所以我猜的也可能不對。)
(不過如果我猜的不對那一切也就算了吧。)
(哈哈哈。)

妳是不再來的了。

這樣真的比較好。
如果可以我真想說出哪些人應該來哪些人不要。

不要的原因也許是因為我珍惜。
除了友慧和笑容之外,
其他太過認真的人都以為我很認真。

沒有,我玩玩而已。

但是如果是小忘那又不一樣。
那我就是認真的。

我媽說她很快要有自己的部落格問我到時候要給她我的做好友。
我想我如果給她就會是因為我存心欺負我媽。

別人不懂我不會怎樣。
她不懂我會假裝我很生氣。

明明我就知道為什麼。
可是我還是會很生氣。

(不對,我的意思是我會假裝我很生氣。)

而且她會以為我一直在玩。
然後我又會很生氣。

誰玩了?
我跟口口口山風學姊不一樣。

我存心在玩,在這裡玩。

不然我平常也不用那麼嚴肅。
(我在心裡跟自己嚴肅。)

我覺得這樣很好。
總是要有遊樂場。

何況我已經夠嚴肅了。
我真的很嚴肅。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