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情人徹底離開合租公寓的那天,是即將要微雨濛濛的下午。

她把行李收拾成一個小型行李包。
其實也沒有很多物品,一兩套衣物,牙刷,化妝品,…一件和她一起去買的外套。

她一直另外有自己住的地方,只是那邊長久以來缺乏整理和認同感。
但是現在,差不多了。

她拿出一個杯子。
是那個打破的杯子,但是,已經用塑鋼土修好了。
她把它放在廚房桌上。
把行李拿到門口。
把鑰匙掛在門後,走出去,關上門,眼睛沒有抬頭看過。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