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又自己台南散步了。

我想說的是,我對蘑菇的特殊感情終於告一段落了。並不是蘑菇有了什麼不好,而是,我深深的感覺到自己並不是蘑菇人。比起乾淨清爽的蘑菇我自知我多了一份頹廢,如果有一天我成為一個有穩定正當工作的人,也許我們還能再續前緣吧。
走到的時候,蘑菇的鐵門正要拉下來,我像鬼一樣蹲在逐漸降下的鐵門坡璃門外招手。之後跟店員到二樓,我說,我今天立志來買一個包包的。嗯,然後我們就各自揹遍二樓的所有包包。最後,我帶走了黑色漂流木,它將等待我下一次旅行。
我本來今天出現在台南蘑菇的目的,是為了它傳一個簡訊給我,之前曾經有在努力集點成為會員的人,在3/31前消費滿1000元,就無條件成為會員了。關於成為蘑菇會員的事情非常嚴苛,我於此有了偏執,反正花很多的時間,慢慢成為終身會員吧,這樣想著。然而,這件事情已經結束了。我結帳時才知道,過去已經是終身會員的人依然是終身會員,不過,從現在開始,所謂的會員和誠品會員一樣,以一年消費額累計,會員期也只維持一年。

在火車上用台南到新左營的時間,我看完了今天購入的NO.32手帖,夢的旅行。得到一個人。

/Yuzo

其實和同儕相較,Jasmine體力上並不算頂尖,但她的頭腦清楚冷靜,不管是好的壞的事情,都能掌握它的意義,並果決作出判斷,這點作為一個野外運動者而嚴格外重要,也或者是她面對大自然之後的領悟。有一次她利用工作空檔獨自輕裝上山與進行綜走的同伴會合,因為她的裝扮--背郵差包、戴耳機、穿越野鞋--看似去登郊山,把路過的山友嚇了一跳。她說該帶的東西都已輕量化,所以外觀看不出體積;穿越野鞋也覺得沒問題,這鞋底紋夠深,而且具有支撐性,挺合適台灣崎嶇濕滑的地形。

Jasmine曾有一個非常夢幻的經驗。七年前,她和大學學弟在中央山脈南三段的空照圖上,注意到一塊像是高爾夫球場的迴灣草原,大家都覺得很奇怪,於是他們花了十四天去探勘。她說當他們接近目的地,從山頭往下看,每個人已經忍不住驚呼,那裡像是天線寶寶住的地方,一條小溪流(哈伊拉溪南支流)構成的迴彎,穿過圓形劇場般三層的草坡,可搭一百頂帳篷,溪水與草皮閃閃發光,水鹿群自在的奔馳在圓穹形的藍天下,草坡上還有一個樹叢搭起如婚禮般的小拱門,他們入迷地不知該作什麼。躺在草坡上,Jasmine幸災樂禍地嘆息著如此美景學弟竟然是和學姊一起欣賞。

下了山,她和學弟猶豫該不該寫這份記錄,因為不知道公佈這個地點,對環境是不是公平。可是遲早有會有人來,如何讓來者安全到達、離開,他們也有責任去完成。在找不到答案下,他邀寫記錄的學弟去看何索的電影《灰熊人》,「記不記錄,寫東西要不要真實,我沒有定見,交給你來決定」她說。兩年後記錄被公佈,夢幻營地正式命名為「嘆息灣」,目前在山岳地圖上已被標記。她說之後便很少進行這種長程探勘,也許這就像是一個里程碑。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