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之前,他交到一個女朋友,第三個女朋友。無論如何,從來沒有感覺那麼好過,交往第三天他喝了一些酒,哭了兩次。自己玩掉的債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還完,有個在PUB工作的客人像算命那樣對他說,若他能活超過三十歲,就會有錢。那就等吧,看有沒有那一天。他覺得沒有遇過像女朋友這麼純粹的人,他決定無論她將來想要做什麼,他都支持她。

她總覺得自己最好的樣子,是在二十五歲的時候,也就是與女朋友相遇的時候。其實偶爾每過幾年,都會有幾個時刻這麼想過。只是二十五歲想過,而那樣的時刻,好久沒來了。無論如何,「最好的時刻」還會再來嗎?這是一個謎。因為某些緣故,她總是會想像自己孤獨終老,每當像這樣被一群好人包圍的時候,周遭充滿聲音的時候,總也感到不可思議。她漸漸安心地重拾學習與前進的心態,但從沒有像現在那麼渴求成長。她期待自己長大之後可以像他們一樣。

他那天起少了一點什麼。下班就是下班,而生活,就依然是生活。他早上起來,把吧檯弄好,坐定,然後就坐在音樂裡。音樂是他自己挑的,他一首接一首的播,一首接一首的聽下去。如果有客人來,若是女客人,他會自然而然產出歡快的、帶有一絲甜蜜的溫柔,用含著這種溫柔的聲音,沖完客人要的東西,然後不受影響的繼續坐在音樂裡。

他拜託她幫他和女朋友合照。但那天她剛好沒空,結果女朋友就去花蓮了。她還滿後悔她那天沒空,不知道誰,剛好在那幾天說到,攝影真的是很有必要啊,會拍下一些意料之外的東西。有時在事情發生之前,有時你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切是在事後閱讀當初,才會被突如其來的滋味襲中。

她的女朋友在上班,而他的女朋友在花蓮的時候,他們各自坐在咖啡店的兩個角落。除非必要,他不跟她說話,她也不跟他說話。有時候在充滿音樂的沉默裡,她會想起他竟然跟她說過:「我覺得妳看到我最好的時候。」

至於她跟他說過的話,他只記得:「你很經典。」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