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全英文、偽紀錄片式的電視節目,仔細看,會看見舊電視螢幕的顯示器一格一格的紋路。主持人是一個白髮飄揚的中年男子,節目開始的時候,他唸出這像是節目名稱的句子:I told you a story, and you tell me if there was god.

我和moi在一個深夜裡的小鎮徒步旅行,那是個遍佈稻田的小鎮,道路兩側有白色方體的邊防,然後是水溝,然後就是田。小鎮充滿大霧,霧會飄散移動。未免失散,我們手牽著手。

主持人這次要說的故事背景是在白玫瑰革命前夕,是人們對於表態還需要提心弔膽的日子。故事的主人翁在一個夜裡下錯了站,不得已只好徒步行走於陌生小鎮,但是那天發動革命的安全暗號是身上至少要有一個白色的物件。主人翁穿得全身漆黑,但他在取向其實更接近革命派,只是無法自證,在革命之夜獨自一人,有性命危險。更糟的是,濃霧使他難以辨識方向,夜越深,胡亂走動更加耽誤他尋求庇護的可能性。就在他又睏又累開始幻覺似乎有人尾隨、霧氣重重而精神極度緊繃的時刻,他隱約看見小路在前方,有路人如他自身,也在夜中行走,大霧遮蔽了對方的上半身,只是一雙腳上亮白的球鞋在白色霧中仍然顯眼。他實在疲累,只剩下一念是遠遠跟著那雙白球鞋前進,它怎麼走他便怎麼走。終於走著,走到有著零星民宅的區域,鞋子主人在前方左彎,他跟到轉角時對方已經消失,一時之間濃霧散開,他發現右手邊的民宅是一間無人的廢墟,體力實在到極限了,他閃進去關上門,躲過這個特殊的夜。

我發現我和moi原來就在故事中的這個小鎮行走,和主人翁一樣,我們看見了前方左轉的路,然後看到右手邊這間房子。我們走進去,而節目也正進行到主持人實地帶大家來現場看這棟房子。電影畫面播出的格局我下一刻就看見實體,這棟房子一點也沒變⋯⋯節目最後主持人說完話,把臉頂著牆壁埋進去,而從另一端,被人頂住而變形的牆凸了出來。節目開始上字幕。我和moi看見那面有著一個巨大凸出的牆,我特地繞到後方看,它後方並沒有站著一個人。我在房裏走走看看,打開後門,看到洗衣機,蓋子不自然的闔不上。我從縫隙一看,裡面有隻膨脹變形的、已死的生物卡著。moi還在第一個房間,問我有無異狀,我不想讓她擔心,回說沒事,退了回去,一見到她,她就突然上身變形突起如冰山,往我這裡伸過來。

    全站熱搜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