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夢到moi。我們在一個不算小太的、一層樓型態的房子裡,我躲起來到另一個房間。她來這間找到我,有點著急。因為一開始是她想作弄我。但是被我反過來躲,她就不開心了。這是一個輕輕的夢,讓我能夠好好的從一個點開始,稍微輕輕地想了想。

 

大體上用仔細確認週末有紮實地歸零平常日的狀態中過日子。有點不太夠。

 

跟媽媽約會。她說她很開心。陪她聊她最近看的劇,我提醒她,她最大的情劫即將邁入30年,又告訴她我擔心像我這樣的人,等於根本沒有把情劫度過。她告訴我東華帝君本是石頭。

媽媽幫我拍穿搭照。回來上傳的時候,發現上一次上傳照片是9個月前。

 

這幾天路人的室友們都不在,有的去台北,有的去苗栗。

打開房門,連通整片二樓,手機連結音響,大聲放音樂。

 

用來固定布製放衣物隔板的繩子一共斷了兩次,衣服紛紛掉下來。綁好,重新摺回去。

 

那天沒有跟他們一起看《單身動物園》。

阿迪跟我說他覺得《單身動物園》比同一個導演的上一部好,上一部太想得獎了。順便補充他去看上一部的時候,快要開場看到兩個人匆匆忙忙才入場坐定,是黃先生和黃太太。

 

下午和奇美在騎樓各自看書,一起說話,聽〈繁華攏是夢〉落淚一次。我們講到《阿凡達》,聽她說:她一眼就認出那個不同種族,弱小的人類就是她的男人。她的聲音配這句話,又落淚一次。

 

剛好可以陪羅竹君空等。

莊依倫還是沒有接電話。

還沒有去關廟看到楊笑容大著肚子的樣子。

 

還在整合12月羽球團的時間。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