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跟你說關於太太的事。

那天我跟阿迪說笑,提到確認有沒有成為朋友,其中一個標的是對方的太太應該要主動加個臉書好友吧。(這句話好有時代感,所以我順便寫在這裡了。)

我想跟你提的是靜。

第一次打照面的時候,我那好久沒有沒有響的雷達居然亮了燈。
那個雷達過去只有響過一次。
雲端男孩和靜。就他們兩個。

因為靜是一個追求誠實的人,
我純粹是指,她曾提過被馬尼尼為的袒露給震懾。
因為她這樣,某種程度上,讓我後續應證了雷達。

我永遠不會忘記(雖然這是一句由我來說很沒有分量的話)
靜在那時候,透過阿迪告訴我,如果願意我可以先搬去和她一起住。

就這樣。

我有告訴過你嗎?
我奇怪的夢想。
我希望能夠一直看著我的朋友與朋友的愛人,也是我的朋友,他們彼此相愛。

每一個人處在不同的位置上,只能扮演不同的角色。
反過來說,因為處在不同位置,才能做不同的角色。

我和一對契合的情侶相處的時候,真的會非常快樂。
只希望我的存在某種程度上,讓他們更加了解彼此。

當我是一個誰的愛人的時候,我能做的也只是讓對方更了解自己。

就這樣。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