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我就抵達了那個島。帶著我的貨櫃。

花了半年的時間才安頓好,然後開始一面工作、一面散步。

散步的過程我會越來越了解這個島,島也會越來越了解我。

直到我開始作夢。

 

我也漸漸會被島上的其他人了解。

慢慢的我開始幫它做一點事情,東一點、西一點,直到無處不是:我穿過以及被穿過的痕跡。

 

然後也許我會因為什麼緣故得離開一陣子。

再回來,那道弧就已經移開它最飽滿的點。

如果還能散步,我會看見別人的痕跡和我的遺跡混在一起。

 

那之後,我還有機會再選一次。

或者我衰微地不再有力氣差異化選與不選透明如膜,

或者我成了一個凡經過就四季生滅,無所謂選的人。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