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著手工書,一邊聽她說話。

(前略)

我:那你是從什麼時候發現、注意到這些事情會在你身上發生的?

葉:很早。初中的時候就這樣了。而且知道教室不方便,有時候也請他們到我宿舍聊天。

我:那你覺得你會需要調整自己,有必要刻意保持讓自己處於有時間承接別人的狀態嗎?

葉:這倒不用。我一直都是閒閒的,很有時間。反正我也不追求那些人們追求的,在家看書、走來走去、打掃、想事情。但我對世界非常的好奇,所以會走出去看人,到處當拍手隊。

我:你甚麼時候認識你先生?為什麼會愛上他。那你先生覺得?

葉:很早,22歲吧。我愛上他寫的中醫筆記。我們若即若離?他和我不一樣,他待在他的小桌子前面,我一天到晚跑出去。曾經也有人會需要在我們家過夜。他喔,他是會在意好像我被利用的感覺。因為這些人好了就不見蹤影了。他問我為什麼要給人家這樣利用?但這就是我的天命啊。我處理完,功放下。知道他們好了就好。而且有天命的人很奇怪,會接觸到一些資訊,才一吸收消化完之後,需要我的人就出現了。這不是天命是什麼?而且很好笑,我帶他們到那些地方之後,自己跑走了,他們卻跟那個產生關連然後生活下去了。事情就是這樣。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