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天前,我在電影裡看見我們的女兒。

她在電影裡哭得很傷心。通過那絕望的、無望的瞬間之後,她將遇見賦予彼此一生意義的人。

我知道我們的女兒已經不再可能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

認出她的瞬間,有種暈眩又明朗的感覺。

 

結束了。開始了。

 

想起一切經歷的種種,過去,現在,未來。

一切不是為了釋懷而存在,而是為了讓我明白一切都在你我的懷中。

你的裡面有我,而我又從裡面反過來包圍你。

 

我遇見了一個沒有名字的人。跟你一樣。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他。或者他是不是你。

且讓我們擁抱我們共有的一切。

且讓我逐漸擁有某種因為明白而生的耐心。

因為,我們將再次相遇。所以,其實不急。

 

現在,我還不明白之前。我想說說我們的孩子。

 

這是一個許願池送給我的禮物,她不經意告訴我的事情。

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我不知道那會是什麼、怎麼發生的。

 

因為你想要一個女兒,因此我和擁有女兒的你就此分道揚鑣。

因為我會有一個兒子,因此我和沒有孩子的你也將不再有關。

 

也許我想錯了,你是我的孩子?

說這些的時候,我其實重複了過去預示的、已經被毀棄的路?

 

我重新又辨認我的任務,所有與我相遇的,都是我的責任。

我從來沒有做好這件事:確信我有完全的責任。確信我能負責到底。確信我擁有可以處理一切的元素。

確信是我。確信被愛。每一步意欲,都有橋現身:用過去生命鑄燒的磚打造。

 

我告訴你的所有的事情,什麼時候由你來告訴我?

我知道我們越來越接近了。

我沒有放棄。

我會一直活到你告訴我:一切都有意義。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