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個夢,夢見小忘。
說真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夢見她,
畢竟 只是一句話。

可我夢見的不是我印象中的她。
是個處於創作狂暴狀態的女孩。

這樣形容很奇怪。
其實也沒有狂暴,
舊址是和那種深深的黑,淡淡的灰不太一樣,
她在一個瞬間轉過來兇我。
就好像,
蛇類動物出動的瞬間。

我站在那裡呆呆的重複著同一個畫面。
她說的:妳看過我吧。

我們在一個裝置藝術的展覽會場。
應該是吧,我真的不確定。
然後人人我都不認識,只看見她的背影。


以為我會記得看見什麼作品,
沒有,就真的只是個模糊的夢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nezi 的頭像
finezi

finezi的部落格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