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不見了,這次我已經是以中文系學生做功課的角度在看它一次。
當年知道的秘密,現在又多知道了一些。
當年只知道他想表達的秘密,現在知道了他不知道自己說的秘密。

關於日本人,
我發現。
那個戰爭對他們的影響。
像生化武器。
並且遺傳。

哪怕很多情況下自並沒有意識到,但是,
一種遺傳的壓抑,
會讓這個族群過著平凡規律甚至有點潔癖的生活。
然後,有一天,一個堪稱乖巧的上班族,
回到家,

突然猛烈的劇烈的 ,開始毆打自己的老婆。
他毆打的對方滿頭滿臉是血,自己手上沾滿了血。
可是停不下來。

然後,
喘著氣。

我們是第三人。

我們甚至不是孩子。
不是目擊這畫面從此受到打擊,人格迸裂的孩子。
站在旁邊看。
我們甚至是有能力阻止的。

已經。
不是孩子。

可是我們什麼也沒做,只是看著。
他們自己也瞪大了雙眼。
像看到自己被切成一半的人那樣不可思議。

我們什麼也沒說。
對於他們,我們了解的太多。

像砍不倒的桂樹。
那斷口天天癒合,然後又來一次。
我們已經知道了,我們什麼都知道了。

但是他們每次都像不知道。
都像第一次知道。

眼神空洞。
我們無法判別岀他們故作不知道還是如何的真偽。
故意被毆打。
故意去毆打。

因為生病了。

我想到很久一前一個補習班老師所說:
自卑產生的自大。

我現在其實不是在說日本人。
我在說那個機歪的作者先生。

我每次文概討論都想說的明明白白,
但是我知道我不是在解釋文學作品。

我是在創作文學作品。
可是,這個作品我自己不喜歡。

我又不能阻止自己創作出這些想法。
所以只好笑笑的說:很機歪喔,你們不覺得?

我其實最瞧不起的一點是。
科科。

那種真正的爆裂,是我們可以做到的。
他們以為不行,所以才用寫的。

呵呵,膽小鬼。

我說了這篇這種東西很噁心。
我真的不喜歡這樣說事情。

(正在打字的這傢伙軍訓期末考已經遲到了半小時。)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