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樣的愛似乎過於強烈,可是不那麼強烈就不那麼令人期待。
興奮之於,我注意到那嘴唇太乾裂。
需要一點水,我的魚需要一點水,塗抹在已經裂開的大地上。

前兩天幫小仙仙澆水的時候,它已經瘦了,幾乎前胸貼後背的黏住自己。
但它還是綠綠的,
我對它笑,小仙仙,很強悍嘛。
這才是我愛的傢伙。
這才是我想愛的傢伙,鐵意志,瘦乾巴。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