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這部片我都有種哀傷。
不是淡淡的哀傷,也不是濃濃的哀傷,就是哀傷。
覺得很哀傷。
很,沒有救。

大致上就是這樣的一部片。

沒引起憤怒或其他的感覺。
什麼的。
所以說起來很純粹。

(昨天才發現第一個發明"小碎花"這個說法的人是天才。)
(字眼總是被順暢的使用之後死亡。)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