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是這一首詩的另一個片段:


6.

我傾向於較多的考慮。

一件沒有弄清楚就被草草收藏的思想,會在我體內腐敗。會使我掛念、暈車、心不在焉甚至回答時文不對題。

所以我在某村的堆棧裡積滿了待完成的事。打開雪封的庫房,裡頭盡是沒有發動機的太空船、飛航器,沒完成的畫、小說底稿,尚未實踐的德行、未施工的都市計畫、橫跨星際的雕塑、一部無法自圓其說的哲學⋯⋯


6.1.

未完成的作品塞滿了工作間。


6.2.

未完成的構想堆積如山,本身也有一種氣象。當我在床頭拾獲一節失去詳情的記憶。一種巨大的憐惜⋯⋯


6.3.

「無論什麼場合,我的靈魂不能因為局部的忘卻而顯得不夠完整⋯⋯它必裝備齊全地出席在所有意識清明的時刻。」


6.3.1.

像嗜於吞噬而消化不良的怪獸

幻想與經驗的收集癖,我喜歡有較多的考慮。

總是耿耿於懷⋯⋯


6.4.

總是耿耿於懷⋯⋯


6.5.

到手的成就索然無味

敗筆每每不能釋懷。


-


啊半小時到了嗎?(摀著心)

開玩笑的啦,我已經好了。:)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