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就一首一首抄下表示我覺得感動。
我回想起詩是最誠實的句子這這說法。
對我來說,說不定詩句遠比正常邏輯用句更能表達想法。

應該說更接近。
原形嘛。

[據說你跟別人說我喜歡你]
[我聽到了笑的很響亮然後開始難過]
[怎麼會被猜到了]
[怎麼會所有的頸子,終於都要遇到刀子?]

我不知道為什麼看見怎麼會被猜到了想起一個人。
但是那是一瞬間的事,
於是我又忘了我想起誰。

[愛情是一隻長生不老的保麗龍]
在如歌瀰漫這首裡面看見怎麼遇到又怎麼逃避。
一種心情。
一種真正的說話方式。

哎呀我到底打算要怎麼解釋。
下一首,春天的時候我加入軍隊,我看了一遍忘記自己為什麼作記號。
好像是因為我覺得可以改編成劇本。

[朝正面撞來的鏡頭 突然就溢出了淚水]
[那是地球盡頭另外一個我]
[拿著牙刷與天空的野雁對望]

這是起床後冰冷的世界。
我不知道是跟如果愛連在一起還是怎樣。
也許加上一點,倪匡冰原那本小說。
還是怎樣。

我好像就是偏愛可以拍成某個電影場景的句子。

但又都只有一個瞬間。
如果把我心愛的片段們直接都接起來。
大改只能配上超現代音樂。

(正不斷把標籤撕掉放到搜神記裡。)

[等你上線]
[及時送出一個笑臉]
[是我目前做過最好的事]

口口口山風學姊曾經看著畫面一個晚上,
黃色小鴨或菊花或足球,彷彿這樣是一種溝通,
面對夜裡微微發光的螢幕我卻不想再相信什麼。
所以我不太使用MSN。
有那樣可以講話的人也必須要有相當的現實生活存在基礎。
還得要相見沒有落差。

如果知道會是一個斷層的話。
那還要這樣嗎。

送出一個笑臉。
這樣很好嗎。
怎麼知道我在笑還是在哭。

(其實我知道詩人說什麼)
(只是我很想很想靠么。)

秋日長征,我曾經只看過最後三句就翻走。
現在發現是一首從一開始就有在說什麼了。

原來是有人之前說過了,現在我自己隱約沒有那麼瀟灑。
可是恐怕還是得一樣。

復仇術我真的很喜歡,很想用橡皮擦擦掉最後一個空行和那兩句話。

[在靜物畫的位置裡]
[從這首詩只能飄進下一首詩的雨季]
[你過的好嗎?]
[朋友我始終不敢反問你]
[你是我過的最好的時光裡]
[最最溫暖的一個場景]

啪答。
哭了。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