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不知道為什麼,過去的人我都忘記了名字,也對樣子沒有印象。我不知道怎麼回事,連國小一年級認識的人也不記得。
我:沒有遇到刻骨銘心的人吧。

小表弟說,他要笑得很燦照片才好看。且非必要也不拍照,於是活動結束,要照他的照片他都統統左遮右閃。下午我們用工作室的大桌子打桌球。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回去一整晚他都瘋狂創作蝶古巴特的作品。

大概拿著筆刷沾水塗勻餐巾紙有我不能領會的快感吧。

我剛認識他的時候,他還在喝奶瓶裡的液體。不過,那時候我就從他黑黑的眼珠子裡看見一種很神奇的東西。

小小的他正很專注的在凝視我拿給他那時我做的一個襪子娃娃。小小的手仔細的摳遍整個玩偶,花了很多時間,終於看完。他遞給我。我又拿另外一個給他。他又如前仔細鑑賞。大人都在隔壁房間。只有我和他,他在搖籃裡。我們進行這場儀式。直到我沒有別的娃娃了。那時候,語言都還沒有在我們之間發生哪。


在肯德基一起排隊時,我問他說:剛剛那個幫我們點餐的姐姐漂不漂亮?
他說:沒注意。
我說:你去看看嘛,你去看看嘛....
他說:被擋住了。
我說:轉過去看嘛,轉過去看嘛....(他看到了,轉過來滿是笑臉,拼命點頭。)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