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跟P花了和預期一樣久,不不不,根本是超過的時間總算完成了搜神記第一次聚會。
進入正題的時候又只剩下我們了。
唉,我是一個極差勁的主持人哪。

(這不是搜神記讀書會我想,這是世界驚奇討論會。)
(之後,蟲師一定要穿插在還沒讀完一卷的其中自己獨立一次,真的。)

最後的最後和山伯一起走回宿舍。
她機哩呱啦一些行程上的事,我聽著她。

(我累了我發現。)
(我累了。)

(我開始想,我當初為了避免成為的那種絕境,是為了減輕我心靈的負擔。)
(現在這樣,有比當初避免成為的那樣沒有負擔嗎,習慣嗎,適應良好嗎,這個世界還可愛嗎。)

這麼著導致今夜之後,我又不想說話了。

我懷念和喜歡頭髮很篷很篷的她討論。
至少,她從來不讓問題變的越來越多。
對她而言,問題從來就都只有那一個,解決了之後其他的她不管了,其他的她無所謂。

想好了才說其他的。

沒有想好,還會臘咚臘西就先什麼也不說。
多好。多知道。多掌握。多節省。多明快。
那些飛梭的字句從來問題就只是沒有時間。
沒有時間被確定下來。那麼只說說然後呢?
然後去那兒呢?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不能。
再這樣,是變相的什麼也沒有那樣,不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nezi 的頭像
finezi

finezi的部落格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