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除了語言我已經可以行走江湖而不至處處狼狽。
看著廁所鏡子裡的我自己我突然有些得意。

花了20年的時間,穿上正確的服裝,只要我不開口,一切都是如此平常。

我在浩然圖書館。
閱讀每本藏書量至少2的珍品,周圍是無盡的斜坡,我的腿帶著我行走。
消耗熱量,發愣,其實是在進行著思考。

歐哈拉,歐哈拉。
我冥想從西班牙寄來的明信片或許已經在路上了。
小白曾經說,我之於她,是一個難以討好的人。

difficult person...
而小白之於所有人,也是一個難以討好的人。
我已經很久不曾認識新的朋友。

但算一算,這輩子約莫還有三個名額。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