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沒有辦法傷害牆。也沒辦法爬上去。"
"這牆是完全無暇的。你要好好記住。誰也出不去的。所以不要胡思亂想了。"

"我知道這很難過。不過,大家都是這樣經歷過來的。所以你也必須忍耐才行。但是往後自能夠得救。那麼你就不會再想東想西,也不再苦惱了。一切都會消失。短暫的情緒這種東西沒有任何價值。我這樣說是為了你好,還是把影子忘掉吧。這裡是世界的終點。到這裡世界就結束了,哪裡也去不了。所以你也什麼地方都去不了啊。"


從前我不知道多麼抵抗這段話。
但是現在我突然明白,不管是我意識到自己抵抗這段話,偷偷計畫著一些叛逆的從前,或者是現在,我都改變不了,其實一直已經在牆裡生活了很久了,一直都是這樣的事實。

陳益源如果是我爸就好了。
至少,也需要是一個信任的人來騙,才能夠心甘情願的被騙被安撫。

我將盡所能考研究所。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