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發生之後,我問Moi,如果是妳,妳希望成為對方最愛的人,還是相對最安穩的存在?

Moi說:「當然是都要啊。妳呢?」

「都不要。」

「那妳要什麼?」
「我想要成為世界指派給那個人的人。」


因為人的意願太小,敵不過世界,輕易就會被世界衝散。
關於人事,我願世界給我,我收下;或者,世界如此,我依於如此。
愛已是人有時候傾盡全力所赴,然而畢竟是人,又畢竟只是有時候。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