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有紀錄性質的東西,自從知道網路上有免費的性交影片,經常去瀏覽。我所知道的這個網址屬於每個人自辦帳號,可以固定上傳的那種,有時候會看見影片應該是影中人自己架設攝影機來進行拍攝,有時候會看得出是另有專人拍攝甚至打光取景,另附一個網址,希望你可以由眼前的網址進入另一個網址。

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慾望的形狀,真是令人驚訝。這些影片和高中的朋友陳宇欣當初開設部落格專文分析的那些不同,通常沒有別出心裁的劇情設計,沒有演員訓練,即使是專人拍攝的影片,仍然可以清楚見到裡面的人們是在試著去做到他們認為自己在執行的部分,若是完全的素人拍攝,則人的意念、為什麼會決定進行這影片的拍攝?那情態雖有共同點,目前的我亦無法一言以蔽之。而我注意到我喜歡的影片往往有些刺點,出現在人們渴望擁有另一具肉體的肢體、神情表現形式,有多渴望?怎麼採取行動?昨夜凌晨看了,留下一些想法,決定記錄下來。(我把這些字擺太久了,該網頁已經失效。)

這一支影片屬於專人拍攝的類型,不過打光者技巧不錯,並未有任何顏色忽明忽暗的落差,它其實非常普通,顯然是剪接者在某種隨便的心態下,為了把一個完整的性交過程變成簡短的、吸引人注意而盡可能引起點擊衝動的廣告類型,於是把一段前戲、一段從抽插特寫帶入,變成旁觀的近景、一段全然不同姿勢的遠景、又回到似乎是與適才抽插近景時序較相符但亦不連貫的片段、一段口交和交談,像這樣毫無邏輯的四段拼接在一起。然而,在這拼湊的過程中,已然足以觀察到兩位主角在影片進行的當時彼此互動和表現。我無從知道他們是否曾經熟稔,或者,需要在很短的時間中表現熟稔。然而,就是那種相處的時候的默契,真實,但卻極有可能是偽裝,然而完全無從分辨的狀態,使我得以很清晰的看,無關乎人的其他自我認定的特質,兩人,如何挑逗彼此的意願,認同前往的方向,直到觸碰、親吻、交疊在一起。其中,特別無法釋懷的就是在這兩段時間亂湊的剪接,直擊於兩人搭配的姿勢在某一時刻,有一個我從未體驗過,毋寧說,或許在生理上永遠也做不到的動作。我一看到那動作的本身,就明白了啊我做不到。可是如果就是需要那個動作呢?就是預期這個時候,搭配這個動作,一方自然而然,而另一方卻愣住了呢?或者,這個人唯一的快樂就是這個動作才能達成呢?

完全不行。在發現自己行不行的時刻,我會想,有些需索的姿態,只會出現在別人身上,我會想,世上有些此生我不需親身體驗,卻可以意會的慾望。可是同感如何確認為真實?它是穿過我作為哺乳動物的遺傳性交感神經傳遞而來的嗎?我只能知道我如何知道,但我永遠不會知道我的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知道。一如世界上所有的其他事物。我本以為是人類的共感。其實只有我。一直都只有我。所有人們的努力,溝通傳遞,不成文的默契。我時常驚異於人們認真參與其中,共同修訂,共同生長。為什麼可以那麼投入?難道他們不知道彼此的落差嗎?難道不會被無力感所保護,無以作為嗎?當我一旦意識到落差,我就無法再感覺參與。包括愛。那也是,我愛向一方而另一方愛向我。是完全不同的愛。但我又堅持,在這件事情上,我要找到雙口水瓶。如果沒有雙口水瓶,至少,我們要活在同一個事實之中。如果這些都沒有。我就無法愛。我非常非常驚豔於人們自責的狀態,徹底的掏出竭盡內部的形狀卻仍自責的那種,完全不去想這個世界有多難,完全不去想落差,完全無理,完全不因為檢查而平復。現在、過去、未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檢查再檢查。我不相信自責,只相信檢查。

觀看性交影片是多麼幸福。我檢查過了,我確定他們並不知道我在這裡。即使他們預期,他們永遠也不可能精確的猜到我,我在這裡,看著。他們不要我看。我也並非回應誰的期待。我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慾望。我只能參與在慾望發生的地方。在真實誕生的地方,我不需要感覺參與,但是我參與,我不知道我如何知道,但是我知道我是真的知道。

全站熱搜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