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嘛?家裡死人喔,臉那麼臭。"
八哥漫不精心的調整靠在牆上的姿勢。
"沒有啦,就她啦。"小強眉頭整個都皺起來了。
"哪個她啊。"九哥裝不知道的從口袋拿出白鍵。
"她她她,一直都是她,只有她。我快煩死了。"小強真的一副要煩死的樣子。
八哥無所謂的嚼起口香糖。
"欸,你可不可以告訴我,這到底怎麼回事。"小強瞇起眼睛,仔細觀察八哥的表情。
"什麼怎麼回事。"八哥還是事不關己。
"我說那女人到底他媽的是怎麼回事!!!"小強的情緒不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
"我說啊,"
"你就是大笨蛋啊。"八哥說,嚼著口香糖。"那種女孩子也去愛上,笨。"
八哥繼續說,"她對你這種人,只有兩件事會做,都會讓你心痛個半死。"
"什麼事?我哪種人?"小強像接受聖旨一樣惶恐。
"第一就是,把接受你當朋友和有可能喜歡上你的情緒完全分開。"
"第二就是,把當你是朋友和讓你成為他很好的朋友的連結切斷。"
"你?就是對她太好,造成她壓力的笨蛋啊。"
"我靠。"小強呸了一聲。
他最討厭八哥這種事不關己的,嚼者口香糖的嘴臉。
"你給我搞清楚,我跟她可是認識了..."
"你才給我搞清楚,哼,就算用上一輩子的時間去等也只是浪費,她啊,只會喜歡她喜歡的,你,注定連朋友都當不成。"八哥大聲的壓過小強。
"真希望口香糖現在馬上掉到你喉嚨裡..."小強心想,如果這件事沒發生,他也要親手把它塞進去。

但是就算塞了又怎樣。
八哥說的應該是實話,女人這事,他比較懂。
是嗎?那八哥現在為什麼還光棍一條?
巷子窄窄斜斜,幾個濃妝艷抹的PARTY GIRL嘻笑經過。
小強瞄了其中一個白皙的大腿,發現八哥是無動於衷。
"幹嘛,味不對?"小強拿出香菸。
"我戒了,你他媽要是敢抽我扁死你。"八哥望著二樓窗戶,嘴唇也不抬的擠出這句話。
"少來,我敢說你一定都躲起來抽個過癮。"小強沒什麼自信,好幾個月來,八哥只嚼口香糖。
何況他想做到的事,還沒有辦不到的。
雖然小強愛回嘴,但其實心裡很敬重八哥。

之前幾次小強馬子,馬子,想到這裡就很心酸,幹,在她心中我到底算什麼。
好,不是馬子,小強的一個女朋友出事,還是八哥自己主動幫小強擺平的。
一個連馬子都算不上的朋友,八哥臉也不皺,就幫小強出馬。
不管怎麼說,都欠他太多了。

"搞清楚,我們每天事多已經是夠煩的,你還老是為了一個女人在那裡支支歪歪,"
"聽我一句,甭在瞎混下去了。真要說起來,筱蕙對你有意思,你自己考慮一下。"
"筱惠?"小強想到那個女生,白白淨淨的,還不難看,就是一口牙不整齊,但是身材不錯,一想到都癢了。
"你也老大不小了。多看看,累積經驗才是真的。"八哥竟然在笑。
"蛤?"小強像聽了悶雷,嗡嗡作響。

幾個混一起的,誰不是女孩子一個接一個,而這些女孩子,誰不是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但是他從來沒有這樣過,這個,不一樣。
他知道,但是卻沒有跟八哥說,沒有跟任何人說。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些丟臉。
誰不是花心的,專情豈不是會被笑死。
但是...

"這樣說吧。"八哥突然從他手中抽了根菸,卻沒有點燃,只是夾在手中晃晃。
"這樣的女人,被你遇個十個八個。你也就知道,其實沒那麼嚴重。"
八哥手指一鬆,整根完好的香煙掉在柏油路面的油污上。
"什麼意思?十個八個?不就只有這個才會有這樣..的..感覺嗎?"小強心想。
整段對話真不容易,玄玄的,好像又在聽老師上課,不大懂。
當初從學校爛掉,不過就是因為老師瞧不起人,不屑他這種學生的發問。
再也不會了,八哥絕不會瞧不起他,像老師的那種瞧不起。
"你是說?"小強一頭霧水。
"不管你覺得她對你有多特別,以後就會忘了。會找到不一樣的人,用程度相當的感覺蓋過去。"
八哥禿然用腳踩住地上的香煙。
"告訴你,等你遇到一個你超喜歡她,她也超喜歡你的,到那時候,這團混帳就會算了,忘光光。"
"但最要緊的是你現在要出來。要他媽的從這團混帳裡出來。"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八哥雖然不是咬牙切齒,但是也一字一動作的用腳底扭爛那根香煙。

"搞清楚。"
"對。就是要搞清楚。"

[幾個星期後]
小強騎著螢光黃配黑的180飆濱海公路,後面是個白白淨淨的女生,一頭黃髮在安全帽下飛舞。
小強從後視鏡裡看著筱惠。
她笑著,幾乎要大叫出來。

"啊呼..."
然後他們一起叫了出來。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