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何年何月何時何地,一段甲與乙的對話。


甲:[其實人是魚吧。]
乙:[怎麼這麼說,人是沒有鰓的啊。]
甲:[但是人也是在空氣裡呼吸的吧。]
乙:[所以呢。]
甲:[就好像是,人其實也是在空氣裡游走啊。]
乙:[的確是游走,但也不能就這麼說人是魚啊。]
甲:[我這麼說吧。空氣密度是皮膚感覺的吧。]
乙:[是啊,是一種觸感。]
甲:[全身浸泡在水裡的時候,不會感到潮濕吧。]
乙:[是啊。]
甲:[但是我們卻知道其實這是潮濕。]
乙:[我有點跟不上。]
甲:[總之就是說,其實只是沒有好好想過與空氣的接觸可能也是某種潮濕。]
乙:[所以呢。]
甲:[所以人是魚啊。]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