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我彎腰解開腳踏車的鎖,然後看見蝸牛先生在我的坐墊上面。
牠說:我是蝸牛。

我暗自想,啊,是雨神的使者送情書來了。
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
不幸的是,蝸牛一生只會做兩件事:
1.若無其事。
2.自我介紹說自己是蝸牛。

所以我看著牠問,牠也轉過來跟我說:我是蝸牛。
牠說的斬釘截鐵,我一點也無法否認。

我有點傷腦筋,這就是所謂藍念初才會有的煩惱。

現在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
以前比較嚴重,我走著走著都會遇到鳥巢什麼的。

"可是我不可能就這樣粗魯的把牠趕走啊。"
"牠可是雨神的使者呢。"

我就這樣跟組長說明,
關於我今天早上打工遲到的原因。

我這樣解釋的時候心裡想著"索羅門王撒呵婆耶多"走路去上學的故事。
我忘記他的名字,反正是個很長的名字。

他是一個每天上學都遲到的男孩子,理由是"走到半路被大水衝到下水道,鱷魚咬走了他的一隻襪子,然後遲到...."之類的。
他的老師總是很生氣,要他罰寫:"我不可以撒有鱷魚的謊,也不可以把襪子弄丟。"

我印象好深刻,每次他遲到被罵的下一頁,都是滿滿的罰寫。
然後最後一頁,....這個故事你們自己去看吧。

打工完畢我應該要趕去文學概論討論。
只是到門口,望著傾盆大雨。

"唉呀。"
於是我就到地下室看電影。

等我出來的時候,雨小小的了,我又彎腰解開腳踏車的鎖。
牠就在那裡。

另一位雨神使者。

我看了看旁邊的腳踏車,想說會不會是每台車上都有一隻。
沒有。

"你到底在這裡做什麼呢?"
"我是蝸牛。"
"有什麼訊息要傳遞嗎?"
"我是蝸牛。"

"..."
"我是蝸牛。"
"我知道。"
"我是蝸牛。"

雨越來越大了。

我回想起鈺婷家的花店,她說花是會腐爛的東西。
她家後面的花墳池,
有很多很多的蝸牛,尤其下雨過後。

我說:"妳應該去瞧瞧伊藤潤二的漫畫。"

(這樣建議的時候,)
(我心裡賊賊的偷笑。)


我領了詩選的講義,拍攝了一些雨天的場景。
今天就這樣濕濕的結束。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