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巧。
我一直聽說那是個作文題目。
演說也有可能出這樣的題目。

但是我從來沒有遇過。

有被我明文寫下來的偶像有兩個,就是那種寫在畢業紀念冊的紀念只活頁的那種:愛的人,恨的人...喜歡的花那種。
其中還有偶像。

我從來那格都空白,直到我一再被這種問卷提醒到開始覺得,咦,奇怪我怎麼沒有。
才說服自己必須找一個,必須試著知道一下世界上曾經存在過的前輩們都在搞什麼。

第一個,我寫的人是李奧納多˙達文西,那個左撇子。
我媽曾經斬釘截鐵的跟我說他是同性戀,在我一再的質疑下,又改口說,真的很有可能。
那時候我媽正在做關於他的展覽的導覽功課,
我跟著去了。
已經看過無數場,那時候,我媽媽要說什麼,下一張幻燈片是什麼我都已經背起來。
我喜歡他,我給自己的理由是他超越時代。
但是,我也知道他的個性...滿機,用我們現在的話說,就是這樣。

因為他超越時代只因為好玩。
他超越時代只因為,他有空。

對他而言,真正重要的事情...從來沒有被我真正的了解。

然後另外的那位。
我正在修一堂關於他的課,正在做期末報告。
對,正在,就是ing的意思。

愛因斯坦,據說也是超越了時代。
可是其實沒有超越時代。
因為我們這個時代,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被稱之為超越。
因為我們這個時代,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被分劃為下個。

他沒有超越時代。
可是,他沒有超越時代的其他東西,不只是為了好玩。
他有自己的一些想法,是真正的,想要讓世界變怎樣。
他不只是說說,還試著去做到,是他的興趣和關鍵點。

他走來走去,遇到一些人,問一些問題。
這些,都是因為他在意。
他不介意漏掉任何的在意,但是遇到了就一定要在意一下。
在這一點上,某種程度我抄襲他。

關於他的思想,很多其他的哲學家,
我讀他們的東西,會覺得,嗯,就是這麼一回事,喔,好,我知道了,嗯。
(根本也沒有讀什麼嘛,自以為。)
(我沒有什麼內涵還是一樣,唉,一年又過去了。)

但是他的東西。
我讀了之後,就是滿腔XX,然後大叫:什麼東西!
比如這個愛因斯坦的回答:

如果火車等速直線運動不止,那兩個時鐘不會再到同地「對時」,故不生矛盾的問題。
如果火車回頭到原地,兩鐘對時,則火車的時鐘會比較慢。
但火車回頭時已經加速,所以不再是「慣性參考架構」,故兩鐘不合亦不違反「相對性原理」。

也許任何一個讀過理工,有理工頭腦的人都可以一眼看穿。
但是你們看不穿他這以外一種事不關己的感覺,因為你們自己也是這樣。

可是他不是一直這樣,他有CARE的時候。
有盯著你看,說:喔,這樣,的時候...。

這是我聽說的,反正關於偶像的事,大家都是聽說的。
可是那一個人深深的盯著你看,然後你只講一點點,他就知道你在說什麼,這樣的一個人。
對於漸漸失去某些語言能力的人,真的很深入。

會覺得世界上只有這個人直抵內心。
而且還是坐著四度時空的火車來的。

走了就不回來,只會一直不斷往前進,免的破壞了某種矛盾關係。

暫時是這樣,不過我想我的偶像,應該還是 得空白著。
因為,對我而言任何人都漸漸的只是任何人了。
反正沒有人拿那個奇怪的紙給我寫了,我應該不用再煩惱什麼"最喜歡的一本書"這種問題。
因為,它漸漸的是個煩惱了。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