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語言真的是我們得以儲存知識的關鍵。
但是那只是一些個案的人生紀錄得以保存,我們的全體人類人生真的有因此而得以提升嗎。
我不禁在想,
就好像我們對於環境掌控的處理能力已經超過了環境所可以承受的負擔了,
也許資訊的紀錄也已經超越了我們可以吸收的範圍。
這些超過我們能夠吸受的分量,有存在的意義嗎。
我們的人口數,有可能適當分配每個人適得其所的吸收過往開創未來嗎。

生存。
生物的存在是為了生存。
那些牠們之間得生活目的那麼相像,只存在著個體個性的不一樣。
牠們從來不會疑惑人生的意義和目的,從來不會因為哲學和心靈的衝擊導致心理問題。
對我們而言,給自己建立這樣困擾,是為了什麼?我們甚至自己並沒有答案。
也就是說我們正在做一件自己並不知道結果的事件,不是經過分析理解相信這樣做的正確性之後決定的。
這樣是進化,還是退化。

我們好像在垃圾場作收拾工作的收藏狂。
我們看見亮晶晶的東西,有藝術氣息的東西,自己喜歡的物品,沾染汗水的上衣,
就決定通通拿起來視為特別,然後擺放在一邊,重新分類,
證明他們存在的意義和重要性。

事實上我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垃圾場。
我們住在一個逃不掉的大玻璃箱裡。
我們呼吸有限,食物有限,一切有限,我們排洩,創造,組合。
可是這一切,沒有造成新的改變。
我們是註定不能把改變帶給這個大玻璃箱。
大玻璃箱本身無法被動搖。
它可能因為我們在身在其中製造的化學變化被誤打誤撞的融化,
可是,也就同時我們會死亡,
它將不會在意,它將一點在乎也沒有。
我們是被遺棄在這裡的。
沒有其他的物體,其他的生命,其他的我們可以認可的溫暖和關心是在乎我們的存在的。
沒有人告訴我們怎樣才是對的。
沒有其他東西指導我們正確的方向。
我們像眼睛還沒有睜開的小狗被丟在走廊上,
用鼻尖磨蹭,試圖尋找體溫方向和毛皮和柔軟。
可是我們的母親,
因為牠自己其他的我們永遠不會理解的任務,
暫時的,或是永遠的離開。

我們敝帚自珍的把我們摸索到的柔軟拉攏在自己胸前。
交給下一個靠近的傢伙。
我們一直過著這樣的生活,自我滿足。
我們不願意相信,另外一種生活方式的可能。
因為我們是這樣被造的。
就好像昆蟲或是章魚,就是他們原本的那個樣子,
所以也不會想要使用人類的生活方式生活。
我們也不會想要用別的動物的生活方式生活。
我們都是固執的。
在這個大玻璃箱裡。

常常以為有答案,...不要以為有答案。
沒有答案。
隨你高興。
這就是自由的意義。

因為被放逐,所以自由。
因為自由,
所以隨你高興。

還可以隨你不高興。

大致上就是這樣。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