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燕傳簡訊說,厚,藍念初妳不開機我怎麼知道妳什麼時候到啦。
我收到的時候,距離打算出發已經剩不到三小時。

每次跟玉燕約時間我都隨性的可怕,比跟ommo那種隨性還隨性。
我說我會出現我應該會出現,可是不知道時間。
我說,嗯,我考慮會不會出現,結果就是不會。
這樣說起來好像還是有規則可循...啊,掛了灰的電話之後我頭又開始痛。

我真的感冒生病了,好煩。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