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96學長姊一起去比賽大專聯吟。
但是現在很晚了,
所以不知道該怎麼仔細述說。

我收藏了玉清學姊在黑暗中望著那個東吳大學的女主角的側臉。
..睫毛,
還有鼻子弧線...

她戴著假髮,
好長好長我一直想到界。

然後在車上,
我逼赤俠學長和蜘蛛腳學長跟我討論文概。

(他們已經在某種拒絕問自己"本質性"的問題的階段,)
(但是我叫煩煩不是浪得虛名的...)
(我得了一個新的討論方向可以再跟我親愛的99又一次說下去...)

然後還有...

我要睡了,
晚安。


(最近對於下一秒要睡了那個點我變得很明確。)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