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地板還熱熱的,晚風涼涼的。
我們就在傘下下著只有傘下的一場雨。

如果是兩個人,就需要第三個人看故事說故事。
我總是說故事的人。
當不成故事裡的人。

可是。
妳說,這次,真的不試試看?

當一次主角吧。
當一次也好。
不要問我故事什麼時候結束。

我第一次躺在地上,
仰望大遠百卻只看見傘沿。

我第二次躺在地上。
仰望很美麗的勝八。

我也沒有想過它的美麗。
像我沒想過我是否美麗。

那這樣如果是故事,還美麗嗎?
這個故事,會是美麗的那一種嗎?

馬路上經過的人不會相信自己。
他們看見很奇怪的幻影。

一把傘下下著雨

兩個人在傘下,過著異於常人90度的生活。
並且打算這樣好一陣子。

(有個我忍不住想見面告訴些什麼好對照些意見的朋友,)
(但是我想此刻她恐怕也不知道在哪裡進行寫作。)

(就不打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nezi 的頭像
finezi

finezi的部落格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