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某某。
我遇到了,一個傢伙。

現在我懂妳的心情。
我知道了,那些交換鞋子,交換腳踏車的秘密。
我好像真的知道了。

我說知道,又說好像知道。
好討厭。呵呵。

我今天依靠在捐血車上的時候。
終於有話可以說。

我曾經遇過,一個重聽的女孩子。
我說什麼,她都聽不見。
有時候,是假裝的聽不見,反正,我已經信任她到無法辨別真偽。
但是,我要離開的時候,她卻聽得異常的清楚。
攔住我的腳步。
用各種不同的方式。

我還是走了。

很久以後,我還沒有說話。
另一個貝多芬就開門說:喂,我知道妳想進來啦。
把我拉進去。

我坐在沙發上。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走,大概會跟被拉進來一樣身不由己,
但是,卻會被說成是我自己要走的。

可能我真的都是自己要走的沒有錯。
可是我無法避免接到那麼多的暗示。

我遇見最無聊的星座,
最幸福的下午。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