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樹 文/董啟章


是個晚上的大白天,我說得沒錯。我立在小屋的門前,看見地平上橫排植著五棵樹,等距的。樹是同一個品種,看來很高大,枝條橫向鋪張,細小的葉羽繁繁,成簇成簇的,垂下如傘,在空中拂拭。可知天有微風。因為背光,樹都成影。

然後其中一棵樹,應該說是其中一顆的左半或是右半,突然就燃燒起來,把樹葉照亮一片翡翠,像綠焰。直至葉羽如星火雨散而下,黯成禿枝。另一棵樹的一半又燃燒起來了。

一半又一半,樹相繼著火,而先前燒光了的葉子卻又重新長出,不知何時,不知怎樣,如此生生滅滅,輪燒不盡。目光左右追蹤,我甚至有點著急了,想搶在火之前挑中將要燃燒的樹。然後我就開始懷疑,其實火是在我自己的眼裡。不是我的目光追隨著火,而是我的目光使我所注視的樹燃燒。然而是彼是此,我無從確知。

----------------------------------------------------------------------------------

讀完這樣驚人的前言,我自然就滿懷期待地讀下去,結果比《夢華錄》更有意思,耐推敲,不是讀完就可以忘記或放下的小短篇。

只是最後留下印象的不知為何是〈白海豚〉和〈金魚〉兩篇。

〈白海豚〉是這樣的,我完全記得樂樂的爸爸如何知悉白海豚的秘密:……是我在海灘上發現的一條垂死的白海豚告訴我的,後來我娶了那海豚,她就是妳媽媽。

至於〈金魚〉,我想說的是,董啟章展現出要寫恐怖故事他也是完全在掌握之中!


文章標籤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