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建中一個星期了,我非常喜歡這個新環境。我發現我可以有很多選擇,要成為哪種個性的人,都可以自己決定。

學校七八十個社團,有爆滿的,也有幾乎沒有運作的。校園裡充斥了水準不一的刊物,有些內容真的不怎麼樣。資源回收一些班在做,一些班根本不做。

但適度的不統一也有好處,如同在建中支離破碎的校舍裡常能發現樂趣,這讓我們更有彈性。建中的多元化表面之下,隱藏了很多不統一和不協調,以及一點點脫序,然而一切卻又往某個方向前進著。

這大概就是社會的縮影,享受自由以及自主的代價。

──頁42

 

/補習

 

我問了,有用嗎?同學也坦承現在好像也學的可有可無。

我心裡其實很多話要說。既然可有可無,那為什麼不相信自己呢?

第一,這樣的資質都要靠補習才能生存,那其他人怎麼辦?

如果連建中資優班學生都要補習,台灣教育實在太失敗了。

第二,國中國小的教材可以靠大量的機械化練習,但是從高中開始就是要求「懂」以及「體會」。「懂」以及「體會」需要靠自己思考,需要有時間來醞釀。

第三,可以自己唸到融會貫通,就不要坐在底下聽比不上你自己體會的整理。

第四,你如果去補習,任課老師會很嘔。

第五,在求學階段沒有養成自己摸索、整理的習慣,上大學會非常辛苦,要做學問的人要早早學會獨立。

 

心中的這些話有些學生早就懂了,有些還不到說的時候。

我只說:「我們班的學生只要能互相學習,比什麼都有用。要相信自己。」

──頁46

 

/第一次月考

 

「這個班的任何一個隨便出去都壓倒一票人,所以在這個班裡更不要去排名次。班上這些同學會是一輩子互相支援的夥伴。我希望這個班變成這樣,而不要勾心鬥角搶分數。至於成績,真的不要擔心。我在這裡保證,我對孩子的評價與關心和他的考試成績名次完全沒有關係。」

──頁51

 

/合唱比賽(一)山海歡唱

 

很少有活動能夠像班級合唱一樣讓每個人都參加,在這個活動裡,每個人都要張嘴,所以每個人都要負到責任。合唱這玩意兒是非常神奇的,只要有人不合作,聽起來就不對。音樂更是奇妙,一旦和聲出現,就出現相乘的效果。

一個班的班風良窳,一個班的努力與否,一個班的團結心和認同感,一站在台上就一覽無遺。對音樂體會的深刻與否,又牽涉到某些永恆價值。這些,是個人主義盛行的時代和淺薄文化的時代最缺的一塊。

一個好的活動對人格無形的陶冶和深遠的影響,絕對是死讀書或讀死書學不到的。

我敬佩幾十年前不知名的建中前輩,如此有遠見地開辦班際合唱比賽。

寫到這裡,我只希望建中的班際合唱比賽可以永遠辦下去。

──頁116

 

/隱形人

一個班級有如一個小型社會,每個班級都會發展出獨一無二的班風,每個班都會有邊緣的學生存在。而終究每個人在高二的燦爛後會無暇他顧,只能為自己的未來奮鬥。那些格格不入的同學,就靜靜地等待畢業。時間的流流過,不留下一點痕跡。

──頁161

 

/對聯

晚上留在學校唸書,我總是最後一個離開,然後沿路把走廊的燈關掉。現在已經變成習慣,同學們現在會故意把燈留給我關。沒有關到燈,就覺得一天沒有結束。在關燈的同時,我心情都好好。我覺得我在保護這個學校。這是我小小的喜悅,每天晚上的喜悅。

──頁183

 

/國際奧林匹亞競賽

局外人很難想像為什麼大部分的國手都出自建中。而建中的國手大部分都出自資優班。

我這個班,光是數學就拿了六塊國際奧林匹亞獎牌,三面金牌、兩面銀牌、一面銅牌。

加上物理、生物、資訊,到了高三畢業前,加一加各科一共有十幾面獎牌。再加上隔壁班,就更多了。

仔細想想,這真是不可思議。這不過是一個班級,居然可以拿到十幾面奧林匹亞獎牌。這比例是世界紀錄。

──頁230

 

但是生活在其中,我們都習以為常。我喜歡這些學生,因為他們不學得這有什麼了不起、值得說嘴的。先努力,再盡力,就這麼簡單。

沒甚麼好謙虛,更沒甚麼好驕傲。這個班也從來沒有人因為任何得獎而有所不同。班上一樣打打鬧鬧,一樣搞笑,吵架一樣吵,感情一樣好。

拿金牌的一樣因為不掃地被我罵得狗血淋頭,差一點被我記警告;拿銀牌的一樣因為作業沒交被化學老師罰站;拿銅牌得一樣因為臉長得和台北國際書展門票上的人像一模一樣,被整整笑了一個月。

 

真正的資優生都不喜歡別人說他是資優生,因為他們知道努力才是重要的。

 

 

/藍念初

像這樣的書我過去到現在總會讀到幾本,比如,《小草的三年》、《擊壤歌》這種。會覺得不足,因為它只記錄了某些學校的某些時刻,無以錄下全台灣的高中生的樣貌。但若真的要記錄,每個人的青春又如何可能被錄在一本擁有幾乎是各種形變樣貌的類型的書中呢?

 

我確實也感謝讀過高雄女中,而不是其他高中。

這裡沒有人對我們強制灌輸其他明星學校應該要知道的事情和價值觀,因為似乎我們又不是真的那麼的厲害。如果有人對此懷抱著積極進取的價值觀,那純粹是出自於自己的選擇。

但是,我們擁有做甚麼都不奇怪的放心,以及可以互相理解彼此奇怪的同學們。

 

然而,這只是比較的結果。其實我沒有覺得青春期很美。

 

那時候給自己訂在雄女有幾件必做的事情,

一是要在樂團表演的時候順便跟喜歡的人告白。沒完成。

二是要翻牆。翻了兩次。

三是要翹課。這就經常。據同學所說,我還有課上到一半憤而就出走,但是我自己忘了(不過國小的我就做過這樣的事情,同學也記得)。

 

第一次翹課是家政,我在二樓上課,下課走出來,我與廖品嵐學姊在樓梯間相遇,發現她也在三樓上一堂藝能課,我們就在樓梯間講話,上課也沒有回到教室。

後來高三了,翹課也不需要跟任何人報備,一開始會在校園個奇怪的角落探險,不過這些地點不多很快被摸遍了,後來大部分的時候,我只是離開教室,去有鋼琴的地方彈到高興為止。

 

因為不知道如何才能離開,只能用不專心,或更大的專心,試著去擁有和類似離開的效果。

 

我有時候真是恨我的同學。

有時候沒有恨,但就是希望著這一切,什麼時候可以結束呢。

現在想想,這個時期實在拖得太長了。

因為直到到現在,一切都還沒有結束。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