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一句。

想到他們在文化中心散步。想到真愛的結局。想到藏起來的那一小包爸爸,在和爸爸討論過配色的包包裡。

想到遁逃:「⋯⋯所以在這裡才要抽。」

想到承諾。想到暗示。想到把信扔進火裡的一刻。如果可以這麼做了,其實和死了沒什麼不同。和真愛的結局沒什麼不同。

我的心在這裡,一個安全的地方。

「⋯⋯健健康康的有什麼意思?」

健康除了寫信,還可以做別的事。還可以避免為了擁有安全感而終止本該無限的認識:流動、變化、瓦解。我在這裡,或在其他地方,都無所謂。都是陪伴。

只是不能一起去吃一碗麵。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