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新歌之前,先讓我介紹一下這首詩,詩題就是夏宇這本詩集的集名,原本裏面的詩都是具有同樣基因碼(來自《腹語術》這本詩集)的野生動物,現在重新闢一個新的詩囿,讓牠們在裡頭被玩賞。她說:「寫詩的人最大的夢想不過就是把字當音符當顏色看待,......(然而)我必須承認意義是極端恐怖的誘惑......最後我以我終究不是一個畫畫的來自圓其說,意思是,我實在無能抗拒這些誘惑。」然後她又說:「我再三看不能不承認它們還是詩,......即使詩可能是失敗的,希望企圖可以留下來。」我據此認為無能抵抗就是牠們依然成詩的原因,而抵抗以及出生的方式就是牠們不那麼好(失敗)的原因。

這一首|●摩擦●無以名狀|中,最後貓咪移掉了,變成一隻不能對話的貓,讓我想起宮崎駿《魔女宅急便》。詩讀完之後,有個心得是我是這一邊的人,有時候想大叫說:不要跟我玩了,出來吧,但是那一邊的人寫在基因裡的遊戲心,是沒辦法阻止的;所以當我真的難過的時候,作為報復,我就變成一隻普通的貓,但我終究還是貓這邊的沒錯。唉。

 

  

 

|●摩擦●無以名狀|

 

貓咪 今天 聽到

Am 

你叫我 回到 一個

G7

廝混的 巴洛克式

G7

的了解 貓咪 問題

Am 

是 我的 遺忘

G7 

像 幽靈 我的

G7 

罪惡 像 歌劇 我

G7 

的 失 眠 遠足

Am 

曠野 問 題 是

G7 

貓咪 我的 旋轉

Am 

如果 是 無謂

F G7 

 

(呃,一段莫名其妙的唸詩時間)

 

我的柔軟 是

F

那個 惋惜 我 的

G7 

溫暖 是 這個

Am

游離 貓咪

G7

我的 閃爍 我的 撞擊

F G7

就是 牠

Am

最愛 的 魚

Am

 

我的 閃爍 我的 撞擊

F G7

就是 牠

最愛 的 魚

Am

 

文章標籤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