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最喜歡的角度,轉彎之後看見這樣的兩間房子作為巷子的臉,就想去認識一下它。我告訴Moi這個地方的時候,勾起她的某些回憶,她憑空記起她也曾在這裡散步,並且在附近吃過一間店的茶和點,但沒有很想再去一次。於是我決定帶Mom來,無論好壞,和她交流那個沒有去過的地方、討論的語言。 

在巷子的臉的對面,就是緩食茶,在面公園的邊沿,它們擺了休憩的桌椅。擁有公園是幸運的。

 

 

走進店裡,意外的吵雜,我和Mom仍是按安排的位置坐下了。我有告訴她,這只是今天的其中一個目的地,既然來了這一區,順便還要去另一個地方。

 

 

光線會透過大片玻璃照進沙發區和櫃台,外面的空間似乎也很適合夜晚前來。店裡到處是蒐集的舊時玩物和傢俱構成,說不上屬於哪個年代的,比較像拼湊著每個人的外婆家那樣,色彩豐富、事物有新有舊地過渡到眼前。

 

 

我最喜歡店裡的是有一間可以通往廁所的小房間,裡面放滿了書,還有一張書桌,如果討厭前面的氛圍,可以整個人躲進去,但是偶爾又會有人穿梭。如果有一個在這裡長大的小孩,就可以發生很多被打擾的場景。我撥弄了一下裡面擱置的一把吉他,弦是完全不準的。

在我店裡店外巡視的時候,Mom撐在桌上睡著了。

印象最深刻的是,芝麻薄餅真的好吃,真的。但是店裡的氣氛鎮不住人,吵起來還是吵。不能緩食,也不能緩茶。是時候換個地點了,我們就從這裡散步去中正路。

 

 

三餘書店一樓是書店,賣詩集、CD、獨立出版刊物,任何在分類上較不容易取得的新書;地下室有一個展覽空間,間或在此舉行讀詩/書會;三樓是劇場空間,平常沒有開放。

二樓的三餘咖啡目前由任明信主持。任明信在PTT的詩版寫詩,我們在一個高雄舉行,名為言隱的沙龍見過面,那時他還在另一間店工作,排演《徬徨於無地》的期間,他加入三餘的團隊,每週二三餘公休,那天就成了我們排演的日子。

這天吃了店裡新研發的食物,三明治和招牌的豆腐沙拉。(招牌是我說的,但真的可以成為招牌了。)

任明信會仔細的介紹咖啡,像咖啡專賣店的諮商師那樣詢問客人的咖啡經驗,然後才推薦適合的咖啡。

時節限定的蛋糕名字每次去都有換不同口味,名字和口味配合得讓人非常想吃。

 

 

氣氛非常好,我想是書店的氣場先鎮過所有經過書店才能上到二樓的人們。在這裡,我就真的可以看書、待著,不疾不徐,安安靜靜。

文章標籤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