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傍晚,驚覺古小兔要我在門口掛上的燈,它為之而閃爍的那個關鍵夜晚已經過去好幾天了。夜晚的光是人類的重要發明,為什麼夜裡的光線可以帶給人們溫暖呢?莫非在最開始的時候,它來自火光熊熊,在基因代代相傳的眼眸中鑄下了感應的記號嗎?奇妙的是,不同文化之中,都有這樣的記號,點燈、慶祝在人類半盲的夜裡能夠看見光和顏色的喜悅。曾佳琪最近迷上點蠟燭,她說那光線浪漫,有無可取代的氣氛,還提到奶奶是基督教信仰,所以她小時候唸會舉辦信仰相關活動的幼稚園。搖晃的火光,忽明忽滅的燈,點起一整個小鎮的燈......那天我們驅車去一個點滿燈的天主教小鎮,在各種浮濫不可思議的裝置中,我很突兀地想到賣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後來想想,其實並不突兀),並且被就坐在門口包檳榔的普通人家也配合著追求美與裝飾這件事情深深感動。

 

 

 

文章標籤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