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沒有什麼方式可以形容的貼切的女人,靠在櫃檯上發呆。
她的其中一隻手放在平台上,沒有節奏的用指節輕輕叩著。
"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為妳服務的嗎?"櫃檯小姐用專業的親切問。
"我想要,開啟寄放在這裡的...妳知道的,嗯"她想表現的從容,語氣裡卻有種急迫。
"好的,"櫃檯小姐在銀光屏前雙手快速的輸入一些指令,
"請問妳想開啟的日期是...?"櫃檯小姐仍然用極專業的微笑問著。
"大約是在...2005年11.12月左右吧..."她不確定的說。
"那麼您的密碼是?"櫃檯小姐問。
"XXXXXXXX"她說了一串數字,此刻已經掩飾不住焦慮。
"好的,請稍等。"

幾秒鐘之後,櫃檯小姐開口了,仍是那樣的專業,微笑著說,
"抱歉,這份檔案已經超過保存期限,在前幾個星期由我們公司的專門部門銷毀了。"
"什麼?"她吃了一驚。
"是的,請問您有想要開啟別的檔案嗎?"櫃檯小姐無動於衷的問。
"那是我最珍貴的回憶呀!!"這個女人頓失依憑的往後退了兩步。
"實在很抱歉,依照規定是這樣辦理的。"櫃檯小姐仍然是不合時宜的微笑著。
"那是我的回憶啊!!"這個女人卻已經像失去控制的大叫了起來。
"真的很抱歉。"櫃檯小姐說。
"我的回憶!!我的回憶!!我的全部!!!我什麼都沒有了!!!"這個女人歇斯底理的坐倒在地上,用力捶著地板。
"抱歉。"櫃檯小姐的聲音卻沒有一絲顫抖。
"還給我..."這個女人突然憤憤的抬起頭,用幾乎是凶狠的目光鄧著櫃檯小姐。
"抱歉。"櫃檯小姐還是平靜的說。
這個女人霍的站起來,眼看就要撲過來了。
"真的很抱歉"櫃檯小姐按了一個鍵,兩邊走出彪形大漢,是保安。

"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
保安把她強行帶走的時候,這個女人仍是一路不斷的大叫,聲音一直持續穿透好幾道門才漸漸聽不到了。

櫃檯小姐還是維持著專業而親切的笑容。
她小補了一下粧,再撥好原本就已經是一絲不茍的流海。
然後,她充滿信心的,親切而專業的,對著桌上一台小型的對講機說:
"下一位。"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