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黃荷生 曲/藍念初)

 

   

 

|哭聲|

 

有嗚咽
G
是徘徊著的
C
在惶惶不安的酒上
Am
在旋轉的傷心印下的腳跡上
D
有純粹的嗚咽
G
有無名的病了的嗚咽
D
好似某些影子
C G

某些痛苦一般原始的影子
Am
某些醜陋的悲劇
G
好似悲劇莫大的影子
Am G
C G Am D

那是美麗的罪惡

那是秩序的灰
D C
未能揚起
D

我們不是天真的人
G

 


讀到這篇文章,除了思路沿線統整之外,最難能可貴的是做了對馬英九總統執政想法的善意詮釋。在相信對方的善意下,仍能指出這個「善意的堅持」所應該要面對的問題,這種論述是我一直想做的。

我認為我們應該要往最好的方向去相信。
但是就是有些事連在「這是最好的方向」這一份相信下進行,都會出現各種問題。有時候也是因此才發現、才出現更好、更值得追求的價值,那麼,我們也就應該轉而追求更好的。

上面這兩行約莫就是雄女引辯坊在十年前,傳承下來尋找任何議題論點時的核心觀念。當時,就是這一點讓我們的辯風跟別的學校不一樣。

這可以說是一種非常天真的態度。
而這份天真其實是我很想保存的。

 

 

我和Tobey聊天,她傳了一個不太熟的人的訊息給我看:

「‧‧‧‧‧‧於是就想,人生那麼短,幹嘛不去瘋一下,反正我們那麼漂亮,去約砲呀,去吸毒呀,去把錢花光,反正醒來的時後哭過就沒事了。」

Tobey:你看這段話。
Tobey:看到她這樣說,我有一瞬間真覺得,對欸為何不這樣。

藍念初:我看到的是她說她自己很漂亮。
藍念初:哈哈哈哈
Tobey:哈哈
Tobey:我們守這麼久什麼都沒有啊。

藍念初:我覺得這次學運若失敗,對一直隱忍的七年級、一直被罵草莓的七年級來說,
Tobey:打擊?
藍念初:嗯。尤其是,如果有在這一次燃起用自己的力量、參與、試圖完成一件大事的希望的人。
藍念初:也許很多人會興起念頭、真的變成那句話裡象徵的、或相似的各種事情。
藍念初:世界就是會讓我們慢慢有這種想法。
藍念初:為了理念付出,被說我們墮落、沒禮貌、小屁孩。
藍念初:過去我們所想的都是,我要堅持住、乖乖的,來證明自己不是對方說的那樣。
藍念初:一旦如果崩潰了
Tobey:對啊,
藍念初:就會開始「對啦對啦,我們就是這樣那又怎樣!」
Tobey:對!
Tobey:因為實際根本於我們沒差。
藍念初:對。
Tobey:我跟朋友聊到,
藍念初:不管我們是做得好、做不好,有在想、沒在想,都會被打擊。(也許就開始發瘋。)
Tobey:像澳門,他們現在當個賭場服務生就有50k。
Tobey:鼓勵向錢看的話,年輕人唸書有什麼用。所以國家葬送的是未來。
藍念初:是的。百分之百。

Tobey:要我們著眼賺取眼下的利益。
Tobey:他們懂什麼?
藍念初:他們不懂這是我們用盡力氣最後、最正面的光輝。哈,而且我們了解了才決定付出。鼓勵為「利益」認同和價值觀違背的決策、改變心態,根本是讓人崩潰的稻草呀。
Tobey:真的。這些人如果覺得我們這樣很天真很蠢,那麼就是自己已死還要拖別人一起死。我們就是不想死不瞑目。
藍念初:他們已經太腐敗了,睜著眼睛但沒靈魂。
Tobey:對啊。不能理解他們看到覺醒的我們,還要把我們弄瞎弄死到底是怎麼樣。
藍念初:這大概就是僵屍病毒吧。

 

fine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